古老的爆米花机“嘭”出溶脂带很多人的回忆现

时间:2020-01-13 08:30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点击:

导读:
扫描关注公众号

  纳兰性德这首词,能让人联想到一种味道,一种对故乡依恋和怀念的味道,更像是萦绕起冬日的雪花的味道。

  对于冬天,我向来有些喜欢,也许是因为冬日里心间总眷恋着春节的到来,所以多多少少给人祥和温暖的感觉。

  南方的冬天没多少特点,虽说北方的冬天太干,让人讨喜的就是会下雪。细细点点的雪花,在天地间飘飘洒洒,落到枯枝上,落到房顶上,落满山野,很是迷人,让人陶醉。

  下雪天的风像是长了眼睛总喜欢往身子里钻,那股刺骨的冷总担心会要了人命。孤单单的一个人,身处异乡不免觉得有点凄凉,总会想起故乡的温情来。你的人生有多薄凉,你就多么惦记曾有过的温暖,哪怕如萤火之光。

  天空飞舞的雪花,总让我有一种错觉,感觉那就是小时候从爆米炉里爆出来的米花,像极了米花在空中飘飞的样子,是那么的熟悉,那么的亲切。

  一到冬天,故乡就接连的起雾,雾蒙蒙的笼罩起村庄,总是看不见晴天,反而让我感觉徜徉在温暖中,这片天地属于我自己,一年当中只有那段时间可以吃上记忆中的爆米花。

  临近年关的日子,村子上空飘荡起“打爆米花哦,打爆米花哦”的吆喝声。爆米花的材料有玉米,也可以是大米,而我最喜欢吃大米爆出来的米花。

  一听到吆喝声,我们就悄悄从各家的后门跑出来,衣服下面总夹着一小口袋大米、或者玉米,放到打爆米花的炉前,乖乖地排好队。然后离口袋远远地,生怕大人知道又在偷着打爆米花,而打爆米花的老爷爷只是从口罩里面“嘿嘿”几声狡黠的笑声。

  常来我们村的老爷爷,有点干瘦。戴着大帽子只露出一双眼睛,一件油腻腻的大衣就算是工作服。一只手熟练地转动起爆花炉,一只手拉扯着风箱。

  等火候一到,把炉往黑色的麻布口袋里一放,我们就开始捂住耳朵躲得远远地。只见一根铁棍麻利插进爆花炉手柄,用力一撬,便听得“砰”的一声,爆米花出炉了。接着便有些调皮的爆米花躲过麻布的遮挡,飞了出来。

  没有打爆米花的小伙伴,雀跃着飞快的围过来,哄抢散落在地上的爆米花,抓起一把混着稻草末的爆米花就往嘴里按,一个个抢着,大口嚼着,嘴上还粘着稻草、鸡毛……

  后来,长大了在城里也吃过爆米花,有奶油味的,有巧克力味的,被高贵的纸皮袋装着。一粒,一粒,人们文文静静的吃着,爆米花被赋予了高雅和斯文,但我总吃不出儿时的味道。

  或许吧,在我眼里爆米花就是一俗物,跟我一样的俗物,去掉外饰,俗到极致的物。

  后记:刚更新完长篇小说,所以这篇文章写得很匆忙,望诸君海涵!感谢您的阅读、转发!

最新文章
推荐文章

热门标签

爆米花机